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
来源: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9:49:24


3月26日,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,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,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,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,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连续两天新增确诊病例2万例以上,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500例,美国疫情形势愈加恶化之际,有“抗疫队长”之称的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·福奇发出更令人震惊的警告:即使采取现有的积极防控措施,美国也可能有数百万人感染新冠病毒,死亡人数在10万至20万之间。

这种情况下,身边一个人的咳嗽,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。

托运行李排队时,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叫我们扫描,在微信小程序里填写出境信息申报。

加拿大军方将派24000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。(图源:加通社)

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,回来当晚,看着熟悉的夜景,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。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,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,我越来越觉得,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。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

在德国读书的第二个学期,刚开学一个月,我便订好了2月下旬回国的机票。从那时起,每一天都期盼着和家人团聚,见一见在国内各地的朋友。谁知,一切计划都被这场疫情打乱。